媽媽給寶寶講英文繪本是否要全英文

我在英文繪本的親子閱讀中,一直很困惑的問題是:媽媽給寶寶講英文繪本是否要全英文講解?

安妮媽媽的三步曲明確指出了,第一步中文講圖是為了解決孩子排斥英文的情況,是要消除孩子對英文的戒備。那麼,對於不排斥英文的孩子,是不是就沒有必要進行中文講圖的步驟了?

培訓中間午飯時,和一位寧波的媽媽探討這個問題。她認為講英文繪本是要儘可能用全英文講解的,要多給孩子創造英文環境,孩子會進步地更快,否則就如同讀一本中文繪本一樣了啊。如果家長覺得全英文有困難,可以提前學習when/what/who/how等句式,備好課後再來和孩子讀繪本。

回想我最初給孩子讀那本May I pleasehave a cookie?

的時候,寶寶一歲多點,我很擔心自己的發音不標準,所以我從來不主動給他念,一般都是他拿著書指著我時,我才緊張地清嗓子擺口型,再按照書中的句子給他念。他通常聽一兩句就爬走了,要麼就是開始啃,要麼就翻到最後一頁再翻到最前面,練習手指頭翻書。看到他不聽了,我擔心發音不準的心能稍稍平靜。

後來我看了《啟蒙》中蒙氏教育專家指導家長如何給寶寶讀書後,緊張之情緩解了一大半,於是,再遇到寶寶要求我給他讀英文書時,我就表情豐富,語氣誇張地給他讀。這個時候,老公經常說我是神經病。哈哈,神經病就神經病唄,事實證明,寶寶就喜歡我給他讀書。他爸爸雖然每次都主動請纓,有時也讀個一兩句,但寶寶聽后堅持把書塞給我,嘴裏一直喊「媽媽」。哈哈,我告訴老公,要讓寶寶聽你讀書,請先當神經病!可是他這個老人家就是愛端著!

話題扯遠了,拽回來。雖然我充滿感情,語氣誇張地讀,但還是用英語讀文字,有時看見圖很漂亮,想發表點見解,卻總是怕英文說出來不地道,就生生給憋了回去,呃。。。

培訓中,安妮媽媽強調親子閱讀是sharedreading,是分享閱讀,不是媽媽教給孩子,不是認字認字母,也不是簡簡單單地提問時間人物地點等;親子閱讀的重點是討論,是分享書中的方方面面,是平等的心靈的交流。這裏引出「深度閱讀」的概念。培訓后,我專門上網查了相關資料。

「深度閱讀」是SvenBirkerts於1994年提出的,他認為,閱讀是可控的活動,我們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和節奏來閱讀,深度閱讀是一種自由暢想的狀態,也只有此時我們才能體會到書中所蘊含的只有通過慢慢品味和冥想才能得到的精髓。我們閱讀的不只是文字,我們還在閱讀時將我們的生活理想穿插其間。

深度閱讀不同於我們看電視娛樂節目或是電視劇,深度閱讀也不是我們逃避到書本中,而是我們的神奇探險,我們需要全身心投入去經歷去感受。在深度閱讀中,我們會發覺自己是如何與世界萬事萬物相聯結,我們會認識到自己,我們會在別人的語言中找尋到自己的故事。我們在深度閱讀中充分發揮著自己,完全與書籍融為了一體。

由上我們可以得出,深度閱讀的確不僅僅是了解一下時間地點人物等這類細節問題,而更多的是與自我的人生經歷相結合的過程。回歸到親子閱讀中,親子間的分享閱讀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讓孩子們擁有愉快的閱讀經歷,促使他們愛上閱讀。那麼爸爸媽媽在給寶寶讀書時,多多結合寶寶的生活,多多幫助寶寶或回憶或ClubMed類比或幻想或展望等等,把書讀得有聲有色,而不是畏首畏腳僅僅糾結於是否全英文,那麼讓爸爸媽媽以及寶寶不愛上書都難啊!作為寶寶最親近的人,我們擁有比老師們得天獨厚的優勢啊!

本文選自 芬小芳-祺秀媽媽的博客,點擊查看原文。



巨匠電腦評價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